南高首頁 | 走進南高 | 黨建工作 | 教育科研 | 心靈驛站 | 圖書館 | 招生考試 | 德育活動 | 獎(助)學金 | 工會工作 | 國際交流 | 體育俱樂部 | 校友窗口

                        黨委辦公室
                        行政辦公室
                        人事科
                        教務處
                        教科室
                        外事辦
                        招生辦
                        學工處
                        財務科
                        總務處
                        校團委
                        體衛處
                        保衛科
                        教學督導科
                        您現在的位置:四川省南充高級中學 > >教科室
                        教科室
                        ? ?

                        參加“2018年全國第三期生物奧林匹克競賽教練高端研修培訓班”學習總結 生物組 吳 靜

                        作者:ngjljiaokeshi??? ?發布時間:2018-07-03 20:29 ????點擊量:

                        十分有幸受學校委派參加在長沙舉辦的“2018年全國第三期生物奧林匹克競賽教練高端研修培訓班”,6月12日出發,6月13日報到,6月14日--6月18日培訓學習,6月19日離開。共9位專家講課,7位是長期從事生物競賽培訓的大學教授(6位湖南師范大學教授和1位華中師范大學教授),主講大學課程:無脊椎動物學、脊椎動物學、植物學、動物生理、 生物化學、細胞學和遺傳學,另2位是長期從事生物競賽培訓的高中教練(一位是長沙一中的高建軍教練,另一位是湖南師大附屬中學的汪訓賢教練),高建軍教練主講高中生物競賽途徑方法和植物生理學,汪訓賢教練主講高中生物競賽實驗培訓策略。

                        這7位大學教授結合大學課程和高中競賽,系統的分析了近幾年高中生物競賽的常見考點,剖析了重點和難點,入木三分,收獲頗多,自己在競賽教學中的許多疑點得到解決。尤其主講脊椎動物學的鄧學建教授,雖然65歲高齡,但講課活力四射,激情飛揚,將枯燥繁瑣的動物學講得有趣有味,令在場所有培訓的高中老師佩服不已。高中生物競賽內容龐雜,看似枯燥乏味,但其實有許多有意思的地方,鄧教授以身示范,給大家一個榜樣,如何將競賽課堂變得有趣,吸引學生愛上競賽。

                        高建軍教練為長沙一中的生物教研組長,正高級老師,現任湖南省教育學會專業委員常務副理事長,湖南省動物學會副理事長,湖南省生物競賽委員會委員,長沙市生物學會理事長,湖南師范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物教育專業碩士研究生導師,專職從事高中生物競賽教練20余年,成績斐然,指導學生在國際生物奧林匹克競賽中榮獲三金三銀。高老師介紹了長沙一中生物競賽的培訓策略,包括優生選拔、課程設置、競賽教練團隊建設等,并結合自己多年的豐富的競賽培訓經驗,系統介紹了競賽參賽流程和應試技巧等。

                        湖南省長沙一中的每屆競賽培訓從初三下學期開始,每年都有一部分拔尖優秀的初三學生在初三下學期被保送至高中部(相當于我們的卓越班,這些初三學生來自長沙一中教育集團聯盟的兄弟學校),這批學生是競賽生源質量的最重要保證,從中選擇有競賽意愿的學生組成競賽班,每名學生只能選擇一種競賽,每學科競賽生都約10人,競賽班有獨立的課程安排,不同于非競賽班,初期主要進行高中課程的學習,后期主要學習大學課程,目的是保證每名競賽生先達到高考的優秀水平,萬一競賽成績不理想,通過高考也能選擇一個較好的大學,因為生物競賽的聯賽在高二上學期舉行,結束時間較其他學科早,對高考的影響較小,還有高三一整年的時間進行沖刺。生物競賽整體時間安排:第一個學期和暑假完成高中必修一、必修二和必修三的課程學習,然后下一學期完成植物學和動物學的學習,理論學習中穿插相關解剖學實驗,再完成細胞和分子、生物化學、動物生理、植物生理,最后完成遺傳學的學習,初賽約前2個月完成以上所有課程,賽前的這2個月進行專題復習,初賽與聯賽間隙的約1個月時間進行強化拔高訓練和自主復習。生物競賽包括初賽、聯賽、國賽、IBO(國際賽),初賽由各省自己出題,聯賽理論試題由中國動植物學會統一全國出題,聯賽理論考試T值成績和實驗操作的總成績前8名進入省隊(有些省份只看聯賽理論成績,不考實驗操作,例如湖南),獲得資格參加國賽,國賽選手需要完成理論測試和4個實驗操作(2個宏觀實驗--動植物解剖或生態實驗或生理實驗,2個微觀實驗--細胞分子或生化實驗或遺傳實驗,4個實驗操作考一整天),總成績前50名獲得金牌,可直接保送清華北大,銀牌一般可獲得不同程度降分,最低可降至一本線,銅牌只能獲得自主招生資格,獲得金牌學生進入國際集訓隊,學生經過先聽大學課程然后立即考試、4個實驗操作考試(2個宏觀實驗--動植物解剖或生態實驗或生理實驗,2個微觀實驗--細胞分子或生化實驗或遺傳實驗,4個實驗操作考一整天)、面試等環節,最終選擇4名學生參加IBO,IBO包括理論測試和4個實驗操作考試(2個宏觀實驗--動植物解剖或生態實驗或生理實驗,2個微觀實驗--細胞分子或生化實驗或遺傳實驗,4個實驗操作考一整天)。

                        湖南省長沙一中有十分完善的競賽工作制度,競賽工作是學校的“特區”,學校每年至少400萬的財政預算用于五大學科的競賽工作。學校現有3名生物競賽專職教練和1名專職競賽實驗老師,每名生物競賽專職教練負責一個年級的生物競賽工作,一個人負責全部競賽課程的講授和相關事宜(這種全能型的生物競賽教練在全國屈指可數),工作量很大,對競賽教練的能力提出了極高的要求,競賽的全部理論課程和大部分的實驗操作培訓均在學校完成,學校有專業的競賽實驗室,僅少數實驗操作培訓在湖南師范大學進行。高教練用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們:競賽理論課程學習期間,必須要配合相關的實驗操作,這樣才能在競賽之路走的更長遠,絕不能先只顧理論學習,再臨時突擊實驗操作培訓,因為實驗操作技巧是長期積累的結果。

                        高建軍教練給大家培訓之余,帶領大家參觀長沙一中的競賽實驗室和生物標本館。各科實驗室集中在獨立的一棟樓,生物實驗室中有植物組織培養室、PCR儀、高壓蒸汽滅菌鍋、搖床、超凈工作臺等實驗設備。長沙一中已經成功申請了承辦2018年生物競賽的國賽,目前生物實驗室正在全面升級改造。標本館內現有動物標本1580件1095種,動物標本1389件1219種,化石312件。標本來源于四個方面:原湖南省自然博物館的動物標本和化石、單位和個人贈送、師生共同采集制作標本及購回大型哺乳動物皮制作剝制標本(大熊貓標本是從中國保護大熊貓研究中心租回野生病死且皮毛完整的大熊貓皮,由湖南省科技大學標本廠制作而成)。生物標本館為生物競賽教學(動物學和植物學)提供了強大的支持,這是長沙一中的獨特優勢。據高建軍老師介紹,每件標本都是真貨,不是模型,背后都有精彩的故事,這是學校幾代人的有心積累,非一蹴而就,有如此多種類和數量的生物標本,在中學中實屬罕見,可與部分高校堪比。

                         


                        來自湖南師大附中的生物專職教練汪訓賢老師主講高中生物競賽實驗培訓策略。汪訓賢老師為湖南省特級教師、湖南省中學生物教學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省植物學會常務理事、省生物競賽委員會常務委員、湖南師大碩士研究生導師,指導學生在國際生物競賽中獲得2金1銀。湖南師大附中也有完善的競賽教學制度,有專門的科室負責五大學科的競賽工作,有專門的領導主管競賽工作,每年至少350萬的資金預算用于五大學科的競賽工作。現有3名生物專職教練,每名教練負責一個年級的生物競賽教學工作(感嘆競賽教練實力的強大),競賽教學工作整體時間安排與長沙一中相似,特色是暑假帶領生物競賽生進行野外實習(動植物和生態學實習),以加深學生對理論知識的理解和記憶。汪訓賢老師根據多年的豐富經驗告訴我們:生物競賽中的實驗操作考試比例大于物理和化學,生物競賽的理論成績往往相差并不大,而實驗成績可輕易拉開好幾十分,得實驗者得競賽。

                        奧林匹克競賽是近幾年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等國內名校招收高水平學生的重要途徑,也是衡量高中學校辦學水平、競爭能力和社會影響力的重要標志。目前,清華北大的招生方式和途徑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裸分上清華北大越來越難,有關大數據表明,這一比例2013年約為47%,2014年約為36%,2015年約為33%,2016年約為34%,2017年約為31%,大多數學生上清華北大都是通過其他途徑,例如:獲得奧賽金牌直接保送、領軍計劃、博雅計劃、自主招生等。領軍計劃和博雅計劃中的筆試題難度很大,明顯高于高考,低于競賽,對于經過奧賽培訓的學生來講較簡單,自主招生基本上都有競賽成績要求,因此奧林匹克競賽的重要性體現得越來越明顯。實際上,這可能與國家的人才戰略密切相關,對于國家而言,國家需要各個領域的創新拔尖人才,因此更需要選拔有學科特長和創新潛質的學生,而高考選拔出來的人才更多是各科都比較均衡,不一定是高校真正需要的。

                        南充高中近幾年高考成績如芝麻開花--節節高,一年勝似一年,尤其清華北大人數,逐年增多,名聲大噪,2018年高考清華北大有望突破20人,創歷史新高,論原因:一方面與學校領導的正確指導和老師的努力合作有關,另一方面與嘉陵校區有專項政策密不可分。居安思危,面臨2個挑戰,第一個,國家正大力扶貧,嘉陵區目前是貧困區,若干年后可能摘除貧困的帽子,將對清華北大人數造成重大沖擊;第二個,新高考改革勢在必行,學生怎樣沖擊清華北大?這是值得思考的問題,新形勢下,自主招生等途徑可能就顯得更加重要。結合上述個人思考,提出以下建議:

                        1. 競賽是一個系統的工程,涉及多方面因素,需要大量精力,建議學校另成立專門的科室,由專職的領導主管5大學科的競賽工作,把競賽工作作為“特區”,進一步完善競賽工作制度,例如:如何溝通讓家長支持競賽?競賽生怎樣選拔?競賽教學從初三(卓越班)還是高一開始?競賽教練團隊如何打造?招聘成熟教練,還是從大學招聘在高中有競賽經歷的研究生然后培養為教練(東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曾從北京大學招聘有競賽保送經歷的畢業生作為教練,湖南師大附屬中學從湖南師范大學招聘植物學和動物學研究生培養為教練)?專職教練還是兼職教練?競賽課程如何安排?教練課時津貼的發放和競賽成果的獎勵等;

                        2. 明確學校的競賽目標,獲得省一等獎?進入省隊?國賽金牌?取得自主招生資格?國際金牌?因為不同的目標有不同的培養模式和具體方案,長沙一中和湖南師大附中的競賽目標為國際金牌,所有學校給予全力支持。對于生物學科而言,若想獲取好的成績(例如進入省隊),從理論培訓一開始,就必需配合相關的實驗操作培訓,若先只顧理論培訓再臨時突擊實驗操作,難以在競賽之路走得長遠,一般會止步于省一等獎,僅能獲得自主招生資格。實驗操作是請大學教授幫助培訓(價格肯定不菲),還是部分實驗操作自己培訓(目前學校的生物實驗室設備破舊,不能滿足競賽實驗培訓要求,須改造提升)?這些問題值得思考。




                        ?
                        ?
                        首 頁 | 全站搜索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友情鏈接 | 版權申明
                        银河彩票平台,银河彩票,银河彩票官网